欧美人禽杂交av片

  1. <tbody id="k0chy"></tbody>
    1. <rp id="k0chy"></rp>
      <span id="k0chy"></span>
      <button id="k0chy"></button>
    2. 登錄| 注冊
      首頁 > 專業百科

      “錢途”不應成為質疑“冷門”專業的標準

      2020年08月04日來源:光明日報

      選擇考古,沒有“錢途”?這幾天,湖南留守女孩鐘芳蓉高分報考北大考古專業成為大家關注的熱點話題之一。

      網絡之聲,喜憂參半。有鼓勵、有支持,但也有擔憂,有網友認為,考古是“冷門”專業,分數與所學專業“不相配”,就業前景和收入得不到保障,可能會給本不寬裕的留守家庭增加負擔。對此,鐘芳蓉用一句“我覺得喜歡就夠了”表達了她的決心。

      透過鐘芳蓉個人選擇的背后,我們更應冷靜思考,選擇“冷門”學科的價值何在?如何讓“冷門”不冷?

      “錢途”不應成為質疑“冷門”專業的標準

      北京大學考試研究院院長秦春華選擇為鐘芳蓉“點贊”:“這個女孩相當冷靜,頭腦清楚,完全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只追隨自己的靈魂,傾聽內心深處的聲音,不受外界的干擾。我相信她會繼承樊錦詩先生的衣缽。”

      那么,考古學專業的發展前景,究竟如何?

      陜西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副院長郭妍利告訴記者:“考古學專業性強,職業選擇的確相對較窄,主要是去博物館、考古所、大學或科研單位從事教學或科學研究工作,也可以到展覽公司、拍賣行、文物商店或海關,從事展覽設計、文物保護、古玩鑒定以及拍賣等工作。當然,學習考古學專業的本科生大多會考研或出國深造,通過進一步的學習,學生會選擇考古學的某個領域并以此作為終身的奮斗方向。”

      “在我國即將步入小康社會、生存問題得到解決的當下,一個人的貧富可能更多地體現在精神層面,擁有深厚底蘊文化遺產的人怎會清貧?而且考古專業工作者是越老越‘值錢’,文博系統的工資,雖然相對其他高薪工作少,但滿足生活所需不成問題。”

      曾經的“冷門”專業正日漸升溫

      事實上,有鐘芳蓉這樣志向的學生,并非孤例。據媒體報道,早在2014年,北大古生物專業學生薛逸凡因為一張“一個人的畢業照”引發網友關注。原來,她所在的古生物專業自2008年設立以來,僅培養出5位學生,可謂“冷門中的冷門”。

      在許多人看來,鐘芳蓉與薛逸凡的選擇是“另類”的,因為她們并沒有選擇人們眼中的“熱門”學科。但是,選擇“熱門”學科就正確嗎?

      郭妍利告訴記者:“所謂的冷門與熱門學科和專業,是以近年來的就業情況來劃分的,很大程度上是根據市場對人才的需求程度、應用性強弱劃定的。學科的劃分不僅要看短期的市場需求,更要綜合兼及社會發展方向等多方面因素。”

      事實上,僅20年,原先的“熱門”專業就可能成為“冷門”。記者從身邊一名教育工作者處了解到,她2000年參加高考,當時財經類專業的錄取分數線幾乎穩居榜首,財經類高校更是人人爭搶的“香餑餑”。但20年過去了,她意外地發現,近幾年財經類的錄取分數線竟十分慘淡。

      石河子大學文學藝術學院副教授張凡表示:“不是所有專業都可以用物質或金錢衡量,尤其那些涉及精神或是文化層面的專業和領域。它們看上去‘冷門’,但卻關系到一個民族走向未來的精神根基。選專業做學問是件長久的事,不能太實用主義,有些時候得有些情懷。”

      郭妍利指出:“縱觀恢復高考后的專業,考古學從未成為所謂的熱門專業。但如果從社會和考古學發展看,它的地位日漸上升。古為今用、以古鑒今是其價值所在。中國傳統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而考古學就是一把開啟傳統文化的鑰匙。中國考古學的發展從證經補史到寫史,到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的考古學體系、在世界考古領域發出中國聲音,從金石學家們的研究到融入社會,它在發現、保護、利用好文化遺產方面的作用越來越大。”

      在2016年,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指出,要重視發展具有重要文化價值和傳承意義的“絕學”、冷門學科。這些學科看上去同現實距離較遠,但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需要時也要拿得出來、用得上。還有一些學科事關文化傳承,如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等,要重視這些學科,確保有人做、有傳承。

      值得欣喜的是,曾經的“冷門”學科正在“熱”起來。記者從多所高校招生負責人處了解到,近年來考古學、古文字學等往年的“冷門”學科,成為越來越多高分考生的首選。此外,今年啟動的在全國36所高校開展的“強基計劃”,也明確將古文字學專業列入招生和培養范圍,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多所高校都制訂了古文字學專業的招生培養計劃。

      如何讓“冷門”學科真正熱起來

      那么,如何才能營造“冷門”不“冷”的氛圍、喚起人們對“冷門”學科的報考、求學熱情?

      “從國家層面的扶持來看,除了每年有不少的國家社科基金外,還需要對從事冷門絕學研究者的生活保障、科研保障和獎勵,讓這些工作者在一個無憂的環境下充分發掘冷門絕學的文化價值。”郭妍利說。

      立足高校,郭妍利建議,可以采取走出去和請進來兩種方式。走出去,就是從事這方面的學者在知識大眾化、普及化方面再進一步,利用多種渠道高效宣傳,擴大受眾面;請進來,就是在以后的科研中吸納更多的人關注,同時將從事的領域與社會發展緊密聯系、形成良好的學科發展與社會發展需求聯動機制。

      在學科建設方面,郭妍利說:“學科建設的根本動力與落腳點在于人才培養。人才的培養包括教師和學生兩個層面,教師的培養要發揮傳幫帶作用、形成穩定的學術梯隊,學生方面要培養學生的學習興趣、改革教學模式、將絕學知識寓于科學的知識體系中,同時重點發現和培育一些學術苗子。”

      此外,郭妍利還提到要以多學科助力冷門學科,尤其是利用大數據、云計算等新媒體技術打造學科資源共享平臺,尋找新的學科增長點。郭妍利告訴記者,她所在的陜師大歷史文化學院的西夏學、甲骨文專業,在遇上計算機后獲得了新的發展契機:“基于深度學習的西夏文識別系統”“深度學習支持的甲骨文識別系統研究”構建了跨學科的研究平臺,推動了絕學、冷門學科之間的融合發展。

      “要想‘冷門’不冷實際上是很困難的。但是,我們要鼓勵人們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夢想,讓他們贏得應有的尊重,只有這樣,他們才會為大多數平凡人帶來福利。”秦春華說。

      對于堅定選擇“冷門”專業的鐘芳蓉,郭妍利為她寫了這樣一句共勉的寄語:“‘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當你醉心于破碎陶片、殘垣斷壁所帶來的愉悅時,那就坐看云卷云舒,靜聽花開花落。”

      (記者 唐芊爾 晉浩天)

      原標題:人們對“冷門”學科的熱情能否被喚醒

      欧美人禽杂交av片
      1. <tbody id="k0chy"></tbody>
        1. <rp id="k0chy"></rp>
          <span id="k0chy"></span>
          <button id="k0chy"></button>